茶叶养生网 茶学文化 福建品饮茶习俗

福建品饮茶习俗

福建人种、饮茶已有千余年历史。宋代始,武夷山茶即已蜚声域内。宋代,武夷山建立御茶园。从明代启动,泉州府所产也成为贡茶。明正德年间,仅南靖一地,年贡76斤。清代以来,随笔茶叶转加入欧,福建茶叶更名扬海外,意大利人尤嗜闽茶,在英格兰诗人拜伦和爱德华·扬的诗行中均出表达“武夷茶”的名字。据茶叶专家考证,欧洲人的“茶”字读音与闽南方言茶的发音有直接的俗缘关联。闽南地区称茶为“TAY”,荷兰人购回福建茶时,便根据厦门音将茶译成拉丁语的“Thee”。其他欧洲国家均仿效之,如英语称茶为“Tea”,法语为“The”;德语为“Thea”丹麦、瑞典为“Te”,均为“Tay”之转音。

福建既是茶之王国,福建人对茶自然情有独钟。闽南世间有“宁可百日无肉,不可一日无茶”的俗语;闽北山民也有“宁可三日无粮,不可一日无茶”的俗语。在极度多地位,人们均有早晚饮茶的习惯,对茶的依恋几乎到了迷醉的地步。大抵上,闽南人嗜乌龙茶,福州人好花茶,闽北人喝乌龙茶和,闽东人则饮绿茶。所以,八闽构成富于地方特色的。福建人饮茶,从茶具、水质、用茶种类到斟饮的各个程序均备极考究。唐、宋时兴的“斗茶”遗风在各地仍历历可寻。此中以闽南人的“茶道”和客家人的“擂茶”最见功夫。

闽南人饮茶讲究“水、火、茶具”三要素。茶具中的壶、杯、盘,或方或圆或扁,多式多款,上镂山水人物及花鸟,玲珑优秀。闽南人觉得,茶具越用越珍贵,长年泡茶之壶,壶内“结牙”(即茶垢),老辈人说“结牙茶壶”就算不放茶叶也能泡出茶香;还有谁家“结牙”多,谁家最有礼的说法。所以,若顽童不慎摔坏“结牙壶”,老人极为心疼。水以泉水为佳,世间有“山泉泡茶碗碗甜”之说。火则以炭火为主,烧水至“三沸”再置于“盖瓯”中冲泡。总之,旧时“茶房四宝”(潮州炉、开水壶、小茶壶、小茶杯)现今仍为家家必备之物。人类喝茶“功夫”之细,与清代并无二致。闽南一带,客人来临,主人必取出“茶米”,泡出一小壶浓茶,口称“泡tay,泡tay。”(tay即茶)热情地约请妳喝上几杯,然后再拉家常,俗称“喝上两杯再说”。客来无茶等于失礼。

闽南人心目中甚至茶重于酒,故同安一带有“寒夜客来茶当酒”之说。待客多用安溪、毛蟹、梅占、黄旦、水仙等乌龙茶佳茗。泡茶时,先将壶水烧沸,其次将小茶壶及口不盈寸的小茶杯烫热。冲泡时,壶口距茶壶约1尺余,斟茶时手却放得非常高,称之为“高冲低斟”。这温壶、烧壶、运壶、斟茶的规程零打碎敲,自成妙境。所砌之茶,水色金黄,清香扑鼻,回味甘醇。及其是那斟茶,多个茶杯相挨,要来回斟至七八分,谓之“关公巡城”,最后几滴浓茶,也要分滴各杯,称“韩信点兵”。主人给谁添茶,食指三叩桌面。据说当年乾隆帝微服出访,为大臣斟茶。大臣坐卧不宁,用两指三叩桌面,以示两脚跪地三叩头。相因成习,遂成了闽南及广东潮汕一带茶俗之一。这一习俗泉州最明显,惠安、晋江一带叩指频率较少。闽南“茶道”除“饮”以外,还极度讲究“品”,品茶时要眼、鼻、口并用,色、香、味同辨。一点处所待客品茗时头遍茶还要倒掉。品时,要小口相呷,形如啜酒。一个“品”、“饮”进程进退有节,区别如仪。

闽南人还有饮早茶之习。同安俗云:“清早一杯茶,赛过食用鱼虾。早上茶一杯,胜似食用雄鸡。”同安人喝早茶习性配油条,而厦门人则以油条、炸枣、发粿、花生糕、贡糖等为“茶配”,讲究的“茶配”有龙海的“双糕润”,南靖的“米香”,平和的“枕头饼”。吃早茶一般在家中,也有上“茶桌仔”(即茶楼、茶馆)的。因早茶能醒胃健脾,近年省内大中城市部分居民也流行喝早茶。

另外,闽南及闽北一些处所还有一种以中草药与茶配制成的茶饼。闽东霞浦人称之为“草茶”,具开胃消食、健脾提神及醒目的功能。很受当地人非常喜爱。闽南之外,各地区喝茶的道道也多数。福州人喜饮“明前花茶”(即以清明前的青绿茶为茶坯,与茉莉花合制的茶)。这种茶福州人几乎家家必要。茶具则不似闽南那般讲究,大杯小碗均可,喜大口喝。闽西连城一带茶俗较纯朴,客来时,一般用早已煎好的“茶婆”(一种粗茶)大碗相敬,特别有气派。各地还有以“糖茶”(有红糖、白糖、冰糖之分)待客的习俗。大田、顺昌一带每遇客至,农户均要置一茶杯,浸入一块大冰糖,以茶冲之,当地人称之为“冰糖茶”,为待客的较高礼遇。

在闽北及闽西北山区还有一种古朴奇异、热闹有趣的“茶道”——擂茶,它满足和功夫独到的闽南“茶道”不相上下。喝擂茶,盛行于将乐、邵武、泰宁、建宁、光泽、宁化、顺昌、明溪、武平等地,其中以将乐擂茶最具代表性。擂茶,别称“客茶”,因为它是客家人的。原名叫“三生汤”(主料为茶叶、生米、生姜)。在各地还有各类俗称,宁化称“米茶”,将乐称“揉揉茶”,泰宁人称“泡茶”(遇婚喜时请喝的擂茶称“喜茶”)。这些地区民众自古视擂茶为家珍,凡走亲串戚,朋友聚首,婚丧喜庆或邻里龃龉释嫌都要喝擂茶,沿袭经年,成了当地最习惯、最隆重的待客礼节。擂茶的制法是将茶叶(或茶梗)、生姜、芝麻、爆米、猪油和盐等掺杂,经水浸后放在陶制的“擂钵”内(擂钵形如瓷碗,重而厚实,钵内壁斜刻着道道齿痕,以增强摩擦力),用油茶树做的“擂棒”重复擂成糊状,即成“擂茶脚子”。将“脚子”放在茶碗里搅匀,再冲入沸水,就成了一碗集香甜苦辣于一炉的擂茶了。盛夏酷暑,饮上一碗,顿觉口舌生津,香溢齿龈。有些地方还投入些中药,使能清热解毒。将乐民谣曰:“白芍甘草和麻仁,元参石斛合黄芪”。加了这些药物,就成“药食兼俱,味中有味”的饮料。喝擂茶与闽南人食用早茶一样经常也有“茶配”。光泽人喝擂茶时要配花生、瓜子、炒黄豆、米花及腌菜、笋干等粮食。闽北流传的一句口头禅“喝擂茶,吃粑粑;壮体魄,乐哈哈”。反映喝擂茶配茶食的益处。

喝擂茶可作为乡人结合感情的几种运动。农闲期间,从村头到村尾,挨户叫茶,妇女们成群结队地来喝茶。茶兴浓时,干扰难过事全抖光。如有客人路过,农家主妇总会客气地招呼:“喝碗擂茶走啰!”过路客欣然入门,喝毕擂茶,道声谢再扬长上路。好客的客家人见人擂茶喝得越多、心中越喜悦。常逢人便说:“本人今天擂过三遍茶了”。特别少地点,喝擂茶还是喜庆的标志。光泽的止马、李坊等乡,人家凡生男育女、孩子过周岁以及遇第二次接岳母娘、接姐夫、接新妇、女儿订婚等日子都要请全村人喝擂茶。有时专请妇女(除姑娘外)大喝擂茶。今天东家、明天西家,家家叫食用擂茶。且无分昼夜,边食用边聊,其乐陶陶。有食用上几天者,也有食用上一个月的(如小孩产生时)。当地农家户户都有擂茶工具,每户一年要打算十几斤茶叶。南人小杯细啜品“”,闽北人用大碗饮擂茶,一南一北,一个精雕细琢,整个古朴粗旷,风格迥异,却又相映成趣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茶叶养生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5vedi3mT

斯里兰卡红茶清心

茶树芽枯病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