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叶养生网 茶学文化 马一浮的饮茶艺术

马一浮的饮茶艺术

马一浮先生(1883-1967年),浙江绍兴人,是北京出名的爱国诗人和书法家。新北京出生后,曾担任浙江文史馆馆长之职。先生对情有独钟。出名作家何满子先生曾作如此评论:近人品茶鉴赏最精的,有马一浮先生。

马老久居杭州,晚年定居花港观鱼蒋庄,周围就是驰名中外的叶产地。他喜欢龙井茶,每当新茶上市,友人常送些请他品尝。但他最爱喝的却是远在数千里之遥的云南沱茶。

一次,友人从云南带来沱茶,推荐说:沱茶为之几种,色褐微红,光泽洁润,味香而醇,饮之拥有一种深沉隽永的韵味。马老试之,果如所说,经过几次品尝,便对沱茶形成了浓厚的兴趣。他说,相比之下,龙井茶太谈了。云南沱茶杭州无供给,购置便成了困难。开头时,由友人从云南带来,数量虽不多,但胜似济困扶危;后又托人买一些。但天天烏龍茶喝茶,托人在云南购买,准确是“远茶难解近渴”。马老的亲属汤彦森先生,十分焦虑,四处探问,终于发当今中国一家特产商店有售。有了茶,选择茶具就成了大事。陆羽《茶经》云:“灶用无突者,釜用无唇者”。

又云:“风炉,以铜铁铸之,即茶鼎也。”陆龟蒙、皮日休有茶鼎唱和诗。皮日休诗曰:邢客与越人/皆能造兹器/圆如月魂堕/轻如云魄起。马老从中得知,古人特别注重烹茶工具、炊具,且对于茶具制作,已有鬼斧神工的工艺水平。因而模仿古人,或自制,或选购,操持了一套很有艺术价值的茶具。譬如茶炉,他选用上等铜材,邀请能工巧匠,打造了一只体积小,形体园,比排球略大些的小茶炉。还有燉壶,用粗砂烧制,烹茶味纯,绝没有铁锈味道。但最讲究的茶具,当推泡茶用的紫砂壶了,由马老亲自订做,宜兴名家选用步骤紫砂泥,遵循传统工艺,精心烧制而成。这把紫砂壶,形状古朴,质料详细,盖如南瓜蒂,上刻一联云:汤嫩水清花不散,口甘神爽味偏长。

马老的整套茶具,小巧玲拢,富有艺术性。比方拔弄炭火的小火钳,铜做的,只比北方酒盅稍大些,也特别具观赏性。起初,马老用木柴烧茶,烟熏火燎,污染水质;后来改用煤球,仍有黑烟乱窜,水味不纯。一段时候之后,马老研制成了几种优质小炭饼,做法是:筛选上等木炭,捣碎加水拌匀;再用木板做成较多小木模(月饼大小),把木炭泥装入此中,待干燥后拿出即成。这种“小炭饼”无烟无臭,火缓而稳,既不引起水质,也不混浊空气,烹茶最为合适。

马老把烹好的茶沏好之后,平常是自斟自饮,闭目养神。好像侵入了“究竟空舍”境界。马老品茶时,经常把诗与禅联在一起。比如,他读卢仝“肌骨清,通仙灵,两腋习习清风生”句,要说声:“这是道家境界!”他读范仲淹的:“不如仙山一啜好,泠然便欲乘风飞”时,也会说声:“一派仙气”。读到金田和尚的诗句:“不但清心明目好,参禅能伏睡魔军”,便合计:“这和尚正思考佛理。”但又评说:“若就诗的意境而言,金田和尚比卢、范二位差之远矣。”表达在想来,马老饮茶,确有他的突出之处。有的习惯,还令人好笑,比方紫砂壶中的“茶锈”(实是“茶垢”)他美其名曰“茶山”,虽然已经发黑,以致非常脏了,却从不洗涤,仅每日早上用清水冲一下算数。名优茶俏销将拉动城市茶叶花费升温

有人问过此事,他说,有了茶山,水更清,味更纯,如此而已。这套茶具,马老用了几十年,格外珍贵。可惜十年浩劫中已经不翼而飞,切实惋惜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茶叶养生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作者: 5vedi3mT

节后解油腻,可饮普洱茶

小小茶叶曾转变了历史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